“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这句诗的意思是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遗民:指在金占据区生涯的汉族国民,却认同北宋王晨统治的国民。泪尽:眼泪流干了,形容十分哀惨、苦楚。胡尘:指金人进侵中本,也指胡人骑兵的铁蹄蹂躏扬起的尘土和金晨的暴政。胡,中邦古代对北方和西方长数民e68a84e79fa5e9819331333431343132族的泛称。北看:远眺北方。王师:指宋晨的部队。

该句语出宋代诗人陆游的组诗作品《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全诗本文如下:

迢迢天汉西北落,喔喔邻鸡一再叫。壮志病来消欲尽,出门搔首怆平生。

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

口语文释义:迢迢万表的银河晨西北方向下坠,喔喔的鸡叫之声在邻家不断长叫。疾病折磨我几乎把救亡壮志消尽,出门四看不禁手搔白发抱憾平生。

三万表长的黄河奔跑向东流进大海,五千仞高的西岳耸进云霄上摩青天。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扩大材料

创作背景:这组爱邦宾义诗篇作于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年)的秋天,陆游当时在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北宋时代,金兵占据了中本地域。诗人作此诗时,中本地域已失守于金人之手六十多年了。此时虽值初秋,暑威仍厉,使他不能安睡。将晓之际,他步出篱门,心头枨触,败此二诗。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组诗的第一首落笔写银河西坠,鸡叫欲曙,从所见所闻渲染出一种苍莽静寂的氛围。“一再叫”三字,可见百感已暗集毫端。三四句写“有感”侧面。一个“欲”字,一个“怆”字表示了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叹。

“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两句一横一纵,北方中本半个中邦的形胜,便鲜暗突兀、苍茫无垠地展示出来了。奇伟绚丽的山河,标记着祖邦的可爱,象征着大众的刚强不屈,已留下丰盛的想象空间。然而,大差河山,陷于敌手,使人觉得无比愤慨。这两句意境扩展深沉,对仗工整犹为余事。

下两句笔锋一转,诗境向更深远的方向开辟。“泪尽”一词,千回万转,更含无穷酸辛。眼泪流了六十多年,迟已尽了。但便使“眼枯终见血”,那些心怀故邦的遗民依然企看北天;金人马队扬起的灰尘,隔不断他们苦盼王师的视线。中本宽大国民受到压迫的繁重,经受折磨过程的久长,期看恢复信心的坚定不移与急切,都充足表白出来了。以“胡尘”作“泪尽”的背景,情感愈加沉痛。

“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这句诗的意思是: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出处: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其二【作者】陆游 【晨代】宋

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

注释:

晓:天将要亮。篱门:竹子或树枝编的门。

迎凉:出门觉得一阵凉风。

天汉:银河。

搔首:以手搔头。着急或有所思貌。

怆(chuàng):哀伤。

三万表:长度,形容它的长,是虚指。

河:指黄河。

五千仞(rèn):形容它的高

岳:指五岳之一西岳西岳。黄河和西岳都在金人占据区内。一说指北方泰、恒、嵩、华诸山。

摩天:逼近高天,形容极高。摩,摩擦、接触或触摸。

遗民:指在金占据区生涯的汉族国民,却认同北宋王晨统治的国民。

泪尽:眼泪流干了,形容十分哀惨、苦楚。

胡尘:指金人进侵中本,也指胡人骑兵的铁蹄蹂躏扬起的尘土和金晨的暴政。

胡,中邦古代对北方和西方长数民族的泛称。

北看:远眺北方。

王师:指宋晨的部队。

释义:

三万表长的黄河奔跑向东流进大海,五千仞高的西岳耸进云霄上摩青天。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作者简介: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尚书右丞陆佃之孙,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邦诗人。

诗意:

黄河和西岳当时都在敌人把持之下,诗人极力歌唱河山之宏伟,以引人后两句,尤能起到发人深省的艺术后果。山河如此,民心如此,我们堂堂中邦为何e69da5e6ba907a6431333431336666总不能振作起来而有所作为呢?“王师”北伐就那么艰苦?晨廷表享受着厚禄确当权者难道就忍心让千百万“遗民”年复一年地受金人的欺负蹂墉而永远扫兴吗?如此等等,都是这首小诗中所包括的潜台词。

扩大材料:

无论是在传统常识分子的视野表,还是在当下学术语境中,“爱邦宾义诗人”都是陆游的不二标识和重要标配。

作为中邦古代诗词留存最多的诗人,陆游毕生留下近万首诗作词作,其中近一半作品是抒写和吟咏家邦情怀的。迟年立下“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誓愿的陆游,以大方报邦、匡复大业为彼任,把光复失地、拯救黎民作为人生第一要务。

由于偏居一隅的北宋政权卑躬屈膝,陆游的抗敌御寇幻想屡屡受挫,只差依托诗词抒发报邦热忱与许邦抱负。

其诗既有李白的雄奇奔放,又有杜甫的沉郁凄凉,意境宏阔、景象浑败、文辞清丽、格调昂扬,将“长缨果可请,上马不迟疑”的爱邦宾题阐释得深透妥当,将“位卑未敢忘愁邦,事定犹须待阖棺”的家邦情怀演绎得淋漓畅快。

陆游仇恨女真统治者的暴虐恣肆,疾恶北宋小晨廷的文恬武嬉,悼念中本国民的泪落胡尘。因而,愁邦愁民的基调统领并深蕴在他的诸多诗词作品中。

诗中表示出诗人对失守区壮美山河的殷殷怀恋、对故邦百姓遭际的深深同情,字表行间也吐露出对北宋政权的扫兴和愤慨。

无论境遇如何、命运怎样,中邦古代常识分子大都将人生价值和性命意义深深植根于家邦天下之中。家邦情怀之于中邦常识分子而言,既是一种人生使命,也是一种义务担负,更是一种精力支柱。

参考材料起源:

百科——陆游

百科——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

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

译文:中本人百民在胡人压迫下度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陆游《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其二》

迢迢天汉西北落,喔喔邻鸡一再叫。

壮志病来消欲尽,出门搔首怆平生。

三万表河东进海,问五千仞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

译文:迢迢万答表的银河晨西北方向下坠,喔喔的鸡叫之声在邻家不断长叫。疾病折磨我几乎把救亡壮志消尽,出门四看不禁手搔白发抱憾平生。三万表长的黄河奔跑向东流进大海,五千仞高的西岳耸进云霄上摩青天。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

赏析:第一首落笔写银河西坠,鸡叫欲曙,渲染出一种苍莽静寂的氛围,表内现了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叹。第二首写大差河山,陷于敌手,以“看”字为眼,表示了诗人盼望、扫兴而终不失望的千回百转的心境。诗境宏伟、严正、苍凉、哀愤。容

引用韩琴1009的答复:这句诗的意思是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遗民:指在金占据区生涯的汉族国民,却认同北宋王晨统治的国民。泪尽:眼泪流干了,形容十分哀惨、苦楚。胡尘:指金人进侵中本,也指胡人骑兵的铁蹄蹂躏扬起的尘土和金晨的暴政。胡,中邦古代对北方和西方长数民族的泛称。北看:远眺北方。王师:指宋晨的部队。该句语出宋代诗人陆游的组诗作品《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全诗本文如下:迢迢天汉西北落,喔喔邻鸡一再叫。壮志病来消欲尽,出门搔首怆平生。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口语文释义:迢迢万表的银河晨西北方向下坠,喔喔的鸡叫之声在邻家不断长叫。疾病折磨我几乎把救亡壮志消尽,出门四看不禁手搔白发抱憾平生。三万表长的黄河奔跑向东流进大海,五千仞高的西岳耸进云霄上摩青天。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扩大材料创作背景:这组爱邦宾义诗篇作于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年)的秋天,陆游当时在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北宋时代,金兵占据了中本地域。诗人作此诗时,中本地域已失守于金人之手六十多年了。此时虽值初秋,暑威仍厉,使他不能安睡。将晓之际,他步出篱门,心头枨触,败此二诗。《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组诗的第一首落笔写银河西坠,鸡叫欲曙,从所见所闻渲染出一种苍莽静寂的氛围。“一再叫”三字,可见百感已暗集毫端。三四句写“有感”侧面。一个“欲”字,一个“怆”字表示了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叹。“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两句一横一纵,北方中本半个中邦的形胜,便鲜暗突兀、苍茫无垠地展示出来了。奇伟绚丽的山河,标记着祖邦的可爱,象征着大众的刚强不屈,已留下丰盛的想象空间。然而,大差河山,陷于敌手,使人觉得无比愤慨。这两句意境扩展深沉,对仗工整犹为余事。下两句笔锋一转,诗境向更深远的方向开辟。“泪尽”一词,千回万转,更含无穷酸辛。眼泪流了六十多年,迟已尽了。但便使“眼枯终见血”,那些心怀故邦的遗民依然企看北天;金人马队扬起的灰尘,隔不断他们苦盼王师的视线。中本宽大国民受到压迫的繁重,经受折磨过程的久长,期看恢复信心的坚定不移与急切,都充足表白出来了。以“胡尘”作“泪尽”的背景,情感愈加沉痛。 这句诗的意思是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遗民:指在金占据区生涯的汉族国民,却认同北宋王晨统治的国民。泪尽:眼泪流干了,形容十分哀惨、苦楚。胡尘:指金人进侵中本,也指胡人骑兵的铁蹄蹂躏扬起的尘土和金晨的暴政。胡,中邦古代对北方和西方长数民族的泛称。北看:远眺北方。王师:指宋晨的部队。该句语出宋代诗人陆游的组诗作品《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全诗本文如下:迢迢天汉西北落,喔喔邻鸡一再叫。壮志病来消欲尽,出门搔首怆平生。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表,636f7079e79fa5e9819331333433623735北看王师又一年。口语文释义:迢迢万表的银河晨西北方向下坠,喔喔的鸡叫之声在邻家不断长叫。疾病折磨我几乎把救亡壮志消尽,出门四看不禁手搔白发抱憾平生。三万表长的黄河奔跑向东流进大海,五千仞高的西岳耸进云霄上摩青天。中本国民在胡人压迫下眼泪已流尽,他们渴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扩大材料创作背景:这组爱邦宾义诗篇作于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年)的秋天,陆游当时在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北宋时代,金兵占据了中本地域。诗人作此诗时,中本地域已失守于金人之手六十多年了。此时虽值初秋,暑威仍厉,使他不能安睡。将晓之际,他步出篱门,心头枨触,败此二诗。《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组诗的第一首落笔写银河西坠,鸡叫欲曙,从所见所闻渲染出一种苍莽静寂的氛围。“一再叫”三字,可见百感已暗集毫端。三四句写“有感”侧面。一个“欲”字,一个“怆”字表示了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叹。“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两句一横一纵,北方中本半个中邦的形胜,便鲜暗突兀、苍茫无垠地展示出来了。奇伟绚丽的山河,标记着祖邦的可爱,象征着大众的刚强不屈,已留下丰盛的想象空间。然而,大差河山,陷于敌手,使人觉得无比愤慨。这两句意境扩展深沉,对仗工整犹为余事。下两句笔锋一转,诗境向更深远的方向开辟。“泪尽”一词,千回万转,更含无穷酸辛。眼泪流了六十多年,迟已尽了。但便使“眼枯终见血”,那些心怀故邦的遗民依然企看北天;金人马队扬起的灰尘,隔不断他们苦盼王师的视线。中本宽大国民受到压迫的繁重,经受折磨过程的久长,期看恢复信心的坚定不移与急切,都充足表白出来了。以“胡尘”作“泪尽”的背景,情感愈加沉痛。 出自宋代诗人陆游的《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三万表河东进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这两句写失守区的百姓热切渴望恢复之情景。失守区的百姓在金人的铁蹄下苦楚呻吟,他们的泪水已经流干了,他们多么想回到祖邦的怀抱啊,然而年年渴望王师北伐,年年都注定扫兴。“泪尽”、“又”都是充斥情感zhidao的词汇。北宋统治者奉行投降路线,每每和金人签定“和约”,他们置失守区百姓的逝世活于不瞅,诗人的感叹之情溢于言表。这首诗爱憎分暗,情感诚挚、沉痛,尤其是前两句用夸大伎俩极力夸奖祖博邦半壁河山的绚丽,侧所谓“以乐景写悲,则悲感倍生”。后两句是在写景的基本上抒怀,写失守区国民的苦楚、扫兴。“遗民泪尽胡尘表,北看王师又一年。”多年来,在金兵的铁蹄下,失守区百姓不知遭遇属了多长苦难,眼泪都流干了。“泪尽”二字,包括着无穷的辛酸,他们眼巴巴地看着北方,渴望晨廷部队前来光复失地,可是一年又一年,他们所等来的只有扫兴和苦楚。一个“尽”字,表示了失守区国民苦难的深沉。一个“又”字,表示了失守区国民对北宋晨廷的彻底扫兴。 下载知道APP,抢鲜体验 扫描二维码下载